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割肾救夫 她说生命里不能没有爱人

     夫妻,就是不离不弃,有爱情,更有亲情,他需要的时候可以为他粉身碎骨……躺在病床上杨云(化名)还有点虚弱,对于自己“割肾救夫”的感人举动,她回答得如此让人心疼。她说,她希望她的家是圆满的,幸福的,当困难来临时,只要夫妻俩一起扛,终究会赢得胜利。
 
  3月7日,世界肾脏日前夕,一台异体肾移植手术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紧张地进行着。这是一台常规的异体肾脏移植手术,但是不寻常的是,这次供受移植的患者是一对夫妻。为了帮助身患尿毒症晚期的丈夫重拾健康,年仅33岁的妻子献出了自己一颗健康的肾脏。
 
  1982年出生的杨男(化名)和1984年出生的杨云(化名)是一对来自南京江宁的80后普通小夫妻,2007年经人介绍相识,2008年5月10日两人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在杨男的印象里,妻子杨云一直都很温柔善良,脾气特别好。而对于杨云来说,老公虽然腼腆内向,话不多但非常善良老实可靠。
 
  然而刚结婚一年,也就是2009年五一长假夫妻俩外出旅游回家后,杨男觉得头晕、头痛,起初他还打趣地说道,不会是因为结婚后胖了30斤,营养过剩了吧?不放心的杨云给老公量了血压,血压值飙升到200mm/hg,杨男这才意识到自己病得不轻,于是赶紧到江苏省人民医院肾内科就诊,当时接诊的邢昌赢、毛慧娟等专家团队给出了非常明确的临床诊断——慢性肾脏病(CKD-4期),离我们熟知的尿毒症(慢性肾脏病CKD-5期)仅一步之遥。这样的结果对这对新婚夫妻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2017年2月20日,杨云再次带着杨男来到江苏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顾教授,我们想好了,我们要做移植手术。”主任医师顾民教授第一眼便认出了眼前的两个年轻人,2013年时也是他接待了他们。随后,两人住进了病房,并再次接受精细配型检测。结果显示两人配型成功。
 
  顾民教授介绍,“根据研究,夫妻间长期生活在一起,易产生免疫耐受,肾移植后排斥反应小、移植效果更加理想,具有比除同卵双生外的其他亲属肾移植更多的优点。这可能就是我们常说的‘爱情奇迹’,他们早已经习惯和适应了彼此。夫妻间肾移植以往并不多见,这是医院第二例夫妻肾移植。”
 
  刚刚得知自己患有尿毒症后,善良的杨男不愿拖累年轻的妻子,总是找借口与妻子吵架,想让她离开自己。杨云却始终坚守着结婚时的那句誓言:“杨男是我的爱人,这是爱情!他还是我的家人,这是亲情!他还是我的朋友,这是友情!无论是哪种情,我都会陪伴他永久。”
 
  一年半后,杨男的病情进展至尿毒症(慢性肾脏病CKD-5期)阶段,肾脏替代治疗已迫在眉睫,经过反复考虑,杨男选择了腹膜透析并于2011年11月29日在江苏省人民医院肾内科顺利实施腹透透析置管术,随后进入居家腹膜透析治疗模式。为了更好地照顾杨男,杨云辞掉了原先在工厂的工作,还卖掉了家里的大房子,换了一套小居室,余下的钱都用来替杨男治病。
 
  肾移植是所有尿毒症患者的一个梦想,无论成功与失败,只要有一线希望,大家都不会放弃。杨男也不例外,他一边做腹膜透析治疗,一边等着合适的肾源。2013年,他就决定选择肾移植并登记等候肾源,然而等肾源之路何其漫漫,每次一听到有合适的肾源,他们都满怀期待地去做肾脏匹配,可每次结果都让他们失望而归。在得知杨男妈妈也配型失败的情况下,杨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去做了配型,她觉得也许会有“爱的奇迹”!
 
  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她竟然配型成功了。就在杨云用一句“把我的肾给你,我想和你再一起多走走!”说服杨男接受她捐肾后,杨男却因为肺部感染、继发性甲状旁腺功能亢进先后多次入住江苏省人民医院肾内科接受治疗。
 
 
  3月7日8点左右,杨云被推进了手术室开始准备。9点左右,主刀医生顾民教授为其采用了腹腔镜下微创的肾脏切除手术,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地游离出杨云左侧肾脏上的动静脉和输尿管,一个半小时后,医生在杨云左侧腰部切开一个约5厘米的手术口,将一颗包含着爱与希望的肾脏取出。“在确保供者生命安全的前提下,我们仔细评估了杨云的两侧肾脏情况,左侧的肾脏血管条件更好,取出更加安全一些。”顾民教授告诉记者。
 
  因为要尽快把肾脏移植到杨男的体内,医生们分成两组,一组为杨云进行创口缝合,另一组则开始对取出的肾脏进行“修整”,同时用冰水为其降温,保护好血管,为移植做准备。
 
  11点左右,杨男开始接受肾脏移植手术。经过3小时的手术,大约14点,杨男的肾脏移植手术也顺利结束。血管缝合完毕后,杨男的新肾脏随即便开始工作了。术后,一小时的排尿量达到了700ml,“这是非常好的一个结果”。

Copyright 常州丰顿液压气动有限公司 - www.czfdyy.com